王波: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关乎整个民族的吃药质量

发布时间:2014-01-10浏览次数:12


 来源:搜狐健康 http://health.sohu.com/20131203/n391202856.shtml


演讲人: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王波教授

中国某些药品的安全性比国际同类药差千倍

最近国内马上要发起的一个所谓的低价药目录,当注射剂比灌水还便宜,当药价比面粉还便宜,大家还能信吗?我国就是一个仿制药大国,企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寥寥无几,化学药与生物制品大多仿自国际原研药。过去,仿制药是为了国家战略安全所设置的,实际上给国民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也缓解了抑制了原研药的高价,缓解了医保费用的上升的压力。我们现在急需的是整个药品质量从无到有,再到和国际水平接轨;我们要整个的让民族吃到的药和国际药达到同一个水准。

中国仿制药和国际药品有哪些差别?我在去年做了很长时间调研,拜访了走出国门40家中国制剂企业,共有一百多个药的品种是中国制造而且可以在美国和欧洲进行销售的。我们去拜访这些国内企业,发现当它们走出国门以后和自己原来在国内生产的药有很多不同:比如在时间差上,原来国内自己企业,由于质量稳定性问题,不同批次上差距比较大的;另外比如说,在国际标准千分之一点五就可以做出安全性评价,但是我们中药注射剂单方最高级控制指标是90%是可控,那换句话说就是10%不知道是什么,10%对千分之一我们差一百倍,不能说中国人民抗毒害的能力高一百倍吧?虽然我是吃地沟油长大的,并不能证明我最后吃普药比外国人能扛一百倍,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在整个标准和控制上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另外在体外溶出度、生物等效上,我们仿制药和原研药还是有一些差距。因为过去仿制药大部分和并不是仿原研,是仿化学标准,在方方面面释放工艺上并不能在临床上和真正的国际标准或者原研药做到生物等效。低品质仿制药在没有药的时候被认为是很重要的产品;但是解决从无到有之后,这样一个低水平的仿制药可能会导致安全性和不良反应的发生,可能会贻误病情疗效。由于国产仿制药水平很低,或者疗效差,我们在一线临床医生都有自己用药原则,当病人危救、急救一般都是用进口药。

中国全面提升药品质量的时机已经到来

今年,从国际数据上来看,中国正式超过日本,在医药市场成为世界第二大国;我自己判断,中国在2018年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当我是世界第一的时候,忽然发现我最大的市场是谁?不是自己,而是全球。所目前奢侈品也有很多是中国制造,但唯独在药品制剂上没有。全面提升药品质量的时机已经初步具备了,有这么几个因素。

一个,近三十年医药产业的高速发展。而且产业结构也是在不断调整,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兼并重组、良性的发展。我自己的判断,百强的工业总产值在未来的五年内就应该能占到50%的这样一个集中度。同时企业自主提升的质量和提升标准的意愿也在加强,包括新版GMP认证,包括质量一致性评价,包括质量标准的不断的提升,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化学原料,我们在美国FDA登记DMF文件有近1500个,在欧盟CEP证书有1300个,大中国际初始原料都来自于中国,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最后的制剂,而这一部分我们有了前面的国际标准的接轨,为我们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所以国内的市场同时还有一个就是倒逼,国内市场竞争国际化,未来最大的中国的医药市场协和医院和广州人民医院主要用药的竞争是一百家外国企业和四千七百家国内企业的竞争,这种竞争也会逼迫我们企业走向技术路线。

我们固然需要像国际上美国人都承认的一类新药,当前更有意义把现有的16万多个普药、仿制药能不能在这里提高到和国际水准来接轨。虽然一夜之间不可能把16万标准提升,但是能不能通过一年、两年、五年把这两百个产品和国际接轨?这样的接轨是不是代表了我们70%的产品是和国际差不太多。所以在这个方面,包括我们十二五的安全规划,我也是这个规划参与起草工作,也明确提出来了仿制药要保证质量。

药监局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中要做“裁判员”

关于仿制药的评价我不太相信现在的办法,交给中转院来做,即使做了75个和16万个也差老了去了。药监局最应该做的建立仿制药建立参比药数据库,告诉企业五年之内再注册的时候你自己决定你按照新的标准,做还是不做?因为有很多的老的企业,有五百个文号,一定不会把五百个产品都按照国际标准重新做一遍,但是可能它的十大产品,或者五个产品就完成它的销售收入和利润的90%,就一定会自己去做。而药监局最重要的是立标杆,然后要企业动用社会我们有大量的研究机构,有第三方检验机构来帮助企业做这件事,最后药监局通过现场工艺来决定你是真的还是假的,然后来说你是通过评价,还是没有通过评价。

现在还有一定困难,就是达到国际标准、完成一致性评价的。定价的给不给政策,招标的给不给政策?前一阵应邀给江苏省药监局定价部门做一次讲座,在招标过程中如何鉴定药品质量,最近看到江苏招标方案我认为是比较合理的,大家可以仔细研究一下。另外支付部门是不是向好人,好的产品给予更多的倾斜。可以说我们国际的这种搞研发,走向国际的他们经验是什么呢?国际仿制药和国内仿制药可能在研发上还有一定差异,比如国际上严格意义上的参比制剂,不是对着药典是对着参比制剂来做,第二生物等效,包括整个设计、质量设计概念,另外在审评体系也是不同的,整个质量标准上也不同。包括我们中国缓释、控释,最重要抢在辅料上,辅料进入国家标准特别少。所以很多企业在申报的时候买的是进口的辅料,等大批量生产的时候就换成国内不知道从哪来的辅料,也没有录入国家的标准,没有药用标准就用,用完以后既不缓解,也不痛。另外整个资金投入上也是存在很大的差异。

我提出几个建议,一个加快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监局该做的是做裁判员,千万不要作为运动员;最重要建立参评数据库,联合其他部委出台一系列对好质量药品的鼓励政策。比如刚才讲的价格招标,包括未来医保支付的时候,考虑的是临床应用价值,这个价值肯定是和疗效药挂钩的。同时我认为做仿制药一致性的评价不要从基本药物做起,因为基本药物市场就是五百个亿,对应着两万多个亿,那占69.2%不做,你非要去做那个最便宜的那个药,我建议抓大放小。同时学习国际经验,包括日本的、美国的相关制度。同时建议完善仿制药注册管理办法,那天去注册司看到对仿制药机制改革调整,可能有一些有利于我们行业的。药品管理,刚才我们专家讲药品管理法的修订,在修订过程中比如说专利,我们现在对专利到期两年才开始受理我们的仿制药申请,批一个仿制药要五年,额外相当于保护了国外过期专利又保护了它三年,美国和国际上不是这样,你在专利期我仍然受理我的技术审查,但是我最后上市批价给你,等你过期了一二天我给你一件,你拿走。所有美国都在鼓励仿制药企业去挑战专利,要把它的专利搞垮,我就可以给你批了。在这个上面,同时也可能会有一个好消息,我再呼吁。我们有部分刚才一百个产品完成欧美日上市许可,同步在中国也在注册,我曾经在内部一个会议好几个部门领导在一起,我举了一个例子,在欧洲八个国家同步申请上市,批准上市两年后中国,人家是仿制药一报一批,我们是两报两批,然后在欧洲八个国家上市两年以后,我们还一报一批的排队还差400号。那就说明什么呢?中国人民能好不容易造出来国际水平的好药,只能给外国人民贡献,自己中国人民吃不着。所以我在呼吁,现在排队没有办法,药监局审批中心就那一点人。但是当美国、欧洲批准这样的仿制药上市了,我们能不能下个月就把这个纳入中国审批。因为让你批15年,不是审了你五年,四年零九个月排队,我能不能这样做一个政策的突破,因为你的国际水平不是我证明的,是美国FDA证明的,我只是做一个复合性的审查,你是不是真正按照国际标准,包括未来我对你监督的时候不是按你中国药典,是按照我批准的标准,这个标准是什么?是国际接轨的标准。

我也在呼吁尽快出台《国家药品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没有办法鉴定谁的质量好,谁的质量坏的时候,只有唯一办法谁的价格最低。至于这个指标是十个,还是二十个不重要,有五个就比现在所谓假的双信奉要强很多。中国急需要一个“做好药,得好报”的机制,我也支持东北做阿司匹林的企业,我提了一句话,要让国民早日吃上国产的“拜阿司匹林”,140年的历史没傻,他全球现在也停产,原料是中国,制剂委托贴牌生产是中国新华,但是中国自己的企业,几乎没有人能做出这样的一个临床水平的药,我们是不是应该这样?